石头设计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媒体融合背景下文化类节目的创新之道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摘 要】近两年来,基于国家大力发展大众文化和原创节目的政策扶持及各媒介在内容、渠道、终端方面的融合,国内文化类节目的发展呈现一派繁荣景象。文章以《国家宝藏》为例,从节目内容、节目形式、节目传播手段方面分析其成功的原因,为媒体融合背景下文化类节目的突围与创新提供思考与借鉴。

【关键词】文化类节目;媒体融合;模式创新;原创力;《国家宝藏》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深刻阐明,“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媒介作为文化传承的载体,文化类节目在弘扬中华文化、提高民族凝聚力与认同感、树立文化自信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一、文化类节目的概念界定

目前,学界对文化类节目尚无形成统一的界定,但文化类节目肯定离不开“文化”二字,美国著名文化专家克鲁伯和克莱德·克拉克洪在《文化:一个概念定义的考评》中收集了166种关于文化的定义并总结道:“文化存在于各种内隐的和外显的模式之中,借助符号的运用得以学习与传播,并构成人类群体的特殊成就,这些成就包括他们制造物品的各种具体式样,文化的基本要素是传统(通过历史衍生和由选择得到的)思想观念和价值。”[① Kroeber,A.L. & Kluckhohn,D: Culture: A Critical Review of Concepts and Definitions. Cambridge,MS: the Peabody Museum,1952]英国学者爱德华·泰勒认为“文化或者文明是一个复杂的整体,它包括知识、信仰、艺术、伦理道德、法律、风俗和作为一个社会成员通过学习而获得的任何其他能力和习惯。”[②【英】爱德华·泰勒. 原始文化【M】. 连树生译. 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法国文化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认为“文化是一组行为模式,在一定时期流行于一群人之中,并易于与其他人群之行为模式相区别,且显示出清晰的不连续性。”[③ 刘敏中. 文化学及文化观念【M】. 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0]由此可见,文化的概念非常宽泛,因此以文化为核心的文化类节目的概念也很难界定。

从广义上看,文化类节目是凝结了媒体工作者的智慧结晶,具有文化属性的文化产品;从狭义上看,与娱乐性节目相对,以传播科学文化知识为主,借助电视、广播、微博、微信等现代传播手段,使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与优良品质的熏陶与感染,追求格调高雅的节目。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电视发展的“黄金时期”,得益于社会思潮的解放,思想的启蒙与现代性观念在精英阶层中广泛传播,文化类节目开始作为独立的节目形态存在并发展,如80年代央视主办的《观察与思考》;21世纪初,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及消费主义的兴起,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产生了明显的分歧,电视文化类节目出现了新的节目形态,以《开心辞典》《非常6+1》为代表的益智答题类节目,以传递科学文化知识,教育普通大众为目的,提高了受众的文化水平,电视文化类节目走下精英阶层的神坛,逐渐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其中2001年央视《百家讲坛》的播出引发了观众和学者对史学的高度讨论与关注,并催生了一大批以国学、汉字等为主要内容的电视节目。近年来,一些“现象级”的节目此起彼伏,如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见字如面》《国家宝藏》等节目,依托新媒体传播渠道,对节目的形式和内容进行与时俱进的创新,均获得高收视率,赢得良好口碑。此外,各省级卫视相继推陈出新,如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一站到底》,浙江卫视的《中国好故事》等,将文化类节目的热潮推上了新的高度。

纵观中国电视文化类节目的发展历程,可将其分为七种类型,分别是讲座类(《百家讲坛》)、读书类(《朗读者》)、纪实类(《客从何处来》)、综艺类(《欢乐中国行》)、鉴宝类(《天下收藏》)、访谈类(《开讲啦》)、旅游类(《一路书香》)。

二、文化类节目流行的内在逻辑

2016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提出全党要坚持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并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自2016年以来,电视文化类节目大放异彩,优质节目层出不穷。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媒介生态系统的传播需求和受众多样化的需求促进了文化类节目的兴盛。

1.政策扶持。2013年底,国家广电总局出台《关于积极开办原创文化节目弘扬和传承传统文化的通知》,要求各上星综合频道挖掘传统文化资源,积极开办原创文化节目;2015年7月颁布《关于加强真人秀管理节目》的通知,规定避免过度明星化,节目中主动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后来出台多次法令和文件,加强对电视节目的管理和价值导向的引导,鼓励文化类节目的创新;2017年出台《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的通知》,要求创办以文化人、以文育人,挖掘利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资源的文化类节目。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中国各大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推出的文化类综艺节目数量超过50档,其中央视共推出13档,排名第一。

2.媒介生态系统的传播需求。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传统的媒介生态格局,手机端、移动端的普及消解了传统电视一家独大、大屏传播的权威地位,电视观众大幅流失,而网络新媒体的出现满足了受众碎片化、泛娱乐化的消费习惯,在这种全新的媒介生态中,依托电视媒介成长起来的文化类节目经历了从内容改革、板块调整、传播平台拓展、受众心理期待等新一轮的颠覆和嬗变。文化类节目是电视节目维持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丹尼斯·麦奎尔在《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中说道,“根据待遇平等的多元性原则,媒介提供的内容差异性应该和内容消息来源的差异性或者接受者的差异性大体相符”[④ 【荷】丹尼斯·麦奎尔. 麦奎尔大众传播理论【M】崔保国、李琨译.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6],因此电视媒介体系提供的内容越多样,就能更大程度上满足受众的多样化需求。此外,电视媒体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电视节目作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体,担负着“传承社会遗产”的职能。拉斯维尔在《传播在社会中的结构和功能》中把大众传播的职能归结为环境监测、社会协调和社会遗产传承。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和极其重要的精神财富,文化类节目是其发挥社会遗产功能、履行社会责任、提高媒体的社会公信力和美誉度的良好载体。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